微 信 掃 一 掃
論文查重率降至8%,操之過急了
發布時間: 2019-06-11 來源: 紅網 作者:

  臨近畢業,不少高校學生愁眉苦臉,原因無他,受某男星學術風波的影響,今年論文查重率頗為嚴苛。據6月10日《法制日報》報道,部分學校的畢業論文“查重率”從原來的30%以內降低到20%,更嚴格的甚至降到了8%以下。此外,還有學校增加了重審環節,即對已畢業學生的畢業論文進行質量跟蹤監控,一旦被查出高于查重率,將直接取消學位證書與畢業證書。


  學生在社交媒體上為畢業論文而破口大罵某星時,亦有言語調侃感謝某星犧牲演藝事業的遠大前程,推動中國學術不端的治理。


  調侃歸調侃,平心而論,近年來,學術造假問題可謂異軍突起,日趨嚴峻,打擊治理學術造假也是迫在眉睫,某星的論文造假成了導火索并一度將畢業論文查重率提到了“手術臺”上。如今,畢業論文再次降低查重率,初衷當然是為了正學術風氣,但客觀分析,終歸還是治標不治本,甚至會出現保量不保質的問題學術論文亂象。


  在此,不得不舊事重提。為何翟能夠在不知知網的情況下摘取學位證呢?高重復率的論文是其中一項問題,而最為重要的是,重復率如此之高卻依然一路綠燈地通過了,根源在于有人為其違法亂紀行為撐腰。由此可見,學術造假問題,真正要打擊的應該是背靠大樹進行幕后交易的人,而非丑聞被揭露出后采取一刀切殃及池魚的措施來為難其他為人本分的學生。


  不可否認,降低查重率不失一個打擊學術造假問題的好措施,但將查重率壓至學生的極限甚至是超過極限,此舉在筆者看來,當真是有些操之過急了。


  高校對畢業論文抄襲檢查更嚴格了,本身當然是進步。然而,并非誰都有錢學森先生的見解和才華,過低的重復率,會讓自創論文而質量卻無法達標的情況急劇攀升。須知,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學生會想方設法來對付這個高壓政策的,例如,將他人的觀點內容移花接木,用自己的語言組織成新的,除此之外,知網一類的檢測庫定然會存在數據空白,這會讓學生借鑒一些年代久遠或比較偏遠地帶的紙質書。


  事實上,本科生畢業論文存在形式化問題。在畢業論文上雖耗費大量精力,但真正對大多數學生的工作作用可謂微乎其微。如今,一刀切的降低查重率依舊治標不治本,其實,學生如何畢業,完全可以制定適合學生實際情況的多種形式來進行畢業考察。


  文/董志豪


  (編輯:喃喃)


湟宫娱乐真钱博彩 同德县| 阳泉市| 兴仁县| 息烽县| 张北县| 北流市| 碌曲县| 青海省| 肇庆市| 泊头市| 来安县| 象山县| 喜德县| 丰城市| 德庆县| 宣汉县| 清水河县| 武隆县| 邹城市| 深圳市| 邹城市| 屯留县| 龙岩市| 凤阳县| 横山县| 霸州市| 铅山县| 望城县| 广河县| 荣昌县| 黄石市| 乃东县| 韶山市| 芦溪县| 长阳| 城口县| 常熟市| 杨浦区| 庐江县| 延安市| 东乌珠穆沁旗| 电白县| 襄汾县| 军事| 叙永县| 德清县| 江华| 且末县| 平远县| 胶南市| 格尔木市| 工布江达县| 武山县| 青冈县| 南靖县| 武城县| 乾安县| 布拖县| 潞城市| 敦化市| 将乐县| 裕民县| 永年县| 桂东县| 积石山| 绥阳县| 阿鲁科尔沁旗| 榆中县| 德昌县| 玛多县| 康保县| 三穗县| 景泰县| 滕州市| 昂仁县| 密山市| 永寿县| 平利县| 舞阳县| 宁化县| 旌德县| 邵东县| 遵化市| 桂林市| 剑川县| 南昌县| 麻江县| 兴义市| 边坝县| 望谟县| 镇远县| 正定县| 保山市| 正蓝旗| 和田县| 肥东县| 信丰县| 乡城县| 高雄县| 安宁市| 宾阳县| 阳东县| 贞丰县| 阜南县| 曲松县| 昭通市| 商城县| 宣化县| 曲阳县| 海城市| 拉萨市| 阿拉尔市| 屏南县| 平乡县| 乐清市| 新泰市| 台东市| 苏尼特左旗| 宁陕县| 蒙自县| 凤庆县| 若尔盖县| 治多县| 西和县| 灵宝市| 郧西县| 宝坻区| 邮箱| 特克斯县| 永嘉县| 拉萨市| 习水县| 延寿县| 巫溪县| 文安县| 庆元县| 蓬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