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校車遺忘孩子致死案,多輕判緩刑不可取
發布時間: 2019-06-11 來源: 新京報 作者:

  最近一些年來,校車遺忘致死案一再發生,至少說明刑罰的一般預防功能出了問題,就有必要加大懲罰力度,而不是動輒判處緩刑。這也是刑事政策使然。


  追究法律責任是預防悲劇重要手段


  5月23日,湖北省通城縣一名3歲女童被遺忘在校車后死亡;5月30日,海南省萬寧市一名4歲半男童被遺忘在校車內,失去了生命。媒體梳理發現,最近三年里,全國至少發生了12起幼兒被遺忘在校車致死案例,其直接責任人多被判緩刑,因監督不力被指犯玩忽職守罪的相關部門負責人,則多因犯罪情節輕微,免于刑事處罰。


  針對這樣的處罰結果,有人論證認為,這樣判罰并不存在故意包庇或者判刑過輕。孩子被遺忘在校車上死亡,如果沒證據證明是故意,就可以確定為過失致死。在刑法上,過失致人死亡罪的量刑是三到七年,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就可以適用緩刑。如果覺得量刑過輕,應該在刑事立法的層面加以考慮。


  該觀點還認為,校車司機是一個特殊的職業群體,如果單在刑事立法上針對這一責任主體量刑加重,可能會讓這一行業的從業人員在心理上產生委屈感,更多人不愿意投入到這個行業中。因此,與其加重刑罰,更重要的是加強培訓和監管。


  誠然,炎炎夏日造成兒童在乘坐校車時被遺忘致死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直接肇事者無疑是校車所在單位和校車司機或隨車管理人員。一般說來,校車不會很大,只要下車時在車上稍作察看,就會發現遺落的兒童。退一步說,即使到了教室,老師檢查到校的孩子人數,也還有機會發現遺忘者,短時間內也不會導致兒童因悶熱致死。正是因為管理者這樣的疏忽再疏忽,才釀成一個又一個的悲劇。


  針對如此令人心痛的悲劇,多管齊下,加強預防固然非常重要。然而,無論是建立健全制度,還是加強培訓、嚴格監管,都不能代替依法追責。而且,追究法律責任本身就是預防悲劇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


  “可以從輕”并非“一定從輕”


  的確,這類案件一般不是故意犯罪,根據《刑法》規定,過失致人死亡的,應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從中國裁判文書網上公布的部分上述案件來看,被告人均存在“自首”等從寬處罰的情節,似乎有理由被判處緩刑。


  然而,根據《刑法》規定,判處緩刑有嚴格的條件限制,即(一)犯罪情節較輕;(二)有悔罪表現;(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而如何評價相關失職人員屬于“犯罪情節較輕”,“有悔罪表現”,以及“沒有再犯罪的危險”呢?對此,不僅要考慮危害行為造成的嚴重后果,還要考察其主觀惡性程度。


  此外,對這類高發型嚴重危害未成年人生命健康權益的案件,還不可忽視刑事政策和社會輿論的考量。至于說對于自首的涉罪人員,《刑法》的規定也是“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并非一定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事實上,早在2012年4月,國務院就發布實施了《校車安全管理條例》。其中,第三十九條明確規定,隨車照管人員應當清點乘車學生人數,核實學生下車人數,確認乘車學生已經全部離車后本人方可離車。如此簡單的清點檢查工作,隨車人員卻做不到,系典型的不作為。這反映出相關單位和人員輕視孩子們的生命,缺少對生命的起碼尊重。說嚴重一點,是“把別人的孩子不當回事”。


  從刑罰的功能來看,對犯罪人予以刑罰處罰,既在于特殊預防,也在于一般預防。即使可以預測犯罪人本人今后不會再出事,但還要考慮對于下一個可能出事的單位,是否能起到足夠的警示預防作用。而最近一些年來,校車遺忘致死案一再發生,至少說明刑罰的一般預防功能還沒喚起很多人的警覺性。鑒于此,有必要加大懲罰力度,而不是動輒判處緩刑。這也是刑事政策使然。


  《刑法》的適用不可以只是浮在條文的表面,看起來不背離法條即可,司法裁判必須理解規范的本質所在,尊重案件背后的社會現實問題,否則,這也是搞司法形式主義,不可取。


  □金澤剛(同濟大學法學教授)


  (編輯:喃喃)


湟宫娱乐真钱博彩 怀化市| 彩票| 泸水县| 罗平县| 全州县| 自贡市| 神农架林区| 泗水县| 乌拉特中旗| 南投市| 漠河县| 明水县| 台北县| 岳普湖县| 珲春市| 奈曼旗| 壤塘县| 龙江县| 澄江县| 科尔| 通许县| 托克托县| 郁南县| 五华县| 丰宁| 民乐县| 三江| 郯城县| 突泉县| 乌鲁木齐县| 玉山县| 浮山县| 旌德县| 莒南县| 红河县| 杨浦区| 镇宁| 枣阳市| 炉霍县| 阿瓦提县| 峡江县| 郧西县| 道孚县| 临武县| 莒南县| 佛冈县| 新巴尔虎右旗| 襄汾县| 台山市| 无棣县| 岳普湖县| 苏尼特左旗| 小金县| 师宗县| 防城港市| 玛沁县| 天门市| 资溪县| 桐庐县| 阿瓦提县| 石林| 平泉县| 宣威市| 贺兰县| 富阳市| 绿春县| 南郑县| 财经| 平邑县| 潞城市| 容城县| 定日县| 宜春市| 连云港市| 郸城县| 翼城县| 梅河口市| 都兰县| 武定县| 澄迈县| 长岭县| 新田县| 南昌市| 盖州市| 岗巴县| 阿鲁科尔沁旗| 建水县| 济宁市| 舒兰市| 朝阳市| 奎屯市| 桂林市| 水富县| 察雅县| 麦盖提县| 山东省| 深州市| 长沙县| 加查县| 临潭县| 永城市| 巧家县| 重庆市| 江源县| 民丰县| 景宁| 仙桃市| 长沙县| 霍城县| 普陀区| 武威市| 武陟县| 百色市| 西宁市| 龙江县| 西贡区| 固镇县| 崇义县| 文化| 东阿县| 虎林市| 潼关县| 彭水| 定安县| 永康市| 类乌齐县| 和顺县| 宁明县| 凤庆县| 九龙县| 乐至县| 浙江省| 夏河县| 卓资县| 齐齐哈尔市| 德保县| 许昌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