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普寧洪陽方氏婆祠——方氏家廟
發布時間: 2019-06-12 來源: 揭陽日報 作者: 謝若秋


  方氏婆祠前視圖。


  后廳及拜亭局部。


  前廳及天井局部。 謝若秋 攝

  


  普寧市洪陽鎮婆祠方氏家廟(堂號失考),位于洪陽鎮德安南路(即洪陽派出所西側洪陽糧所),祠主余氏壽坤(?~1921),乃清末廣東水師提督方耀之妾、方廷珍(方十三)生母,建祠者為方廷珍(1877~1951),但祠竣之后卻晉主未果。洪陽方氏是清末民初潮汕地方大族著姓,卻為何會在這座婆祠的祠祭上出現意外呢?


  為表孝思:


  方廷珍為生母建造居祀型專祠


  婆祠方氏家廟位于新德安里東,建筑形制為二進五開間寬潮汕傳統祠堂與廣府式民居相結合的居祀型院落建筑,坐北朝南,與其附屬建筑,面積共約1930平方米,新中國成立后改用為當地糧所倉庫和加工車間,局部被改易,至今未修復。方氏家廟所在宅第與老寨、中寨構成了洪陽方氏清末自同治七年(1868)起歷時約20年建造而成的方氏整座大型府第群落。光緒十一年(1885),方耀從署理升為實授廣東水師提督(從一品)。他除了方廷珍等幾個兒子外,在十多年的戎馬生涯中還收養了10名養子(部分為手下兵將),至方耀任提督時多已成家立業,10多年前建好的“老寨”已難容下這樣的大家族了。在方耀長子方鼎臣、三子方紹臣的倡議下,留守在家的養子方品三前往廣東虎門向父親方耀建議營建“新寨”,方耀應允并委派地理先生前來家鄉勘察,結果選址在“中寨”南側,坐向改向南(老中寨向東),格式參照中寨,由方氏眾兄弟集資興建而成,這就是德安里新寨。新寨建筑面積約8300平方米,建好后除主祠堂公用外,其余房屋分給方耀各房子嗣居住。但新寨建好不久方耀便去世,方氏一族分家之事,有的屢議未決,開始出現兄弟鬩墻的現象。時任后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剛毅(1837~1900)以父執身份出面,贈聯規勸:“祖業無須多,兄友弟恭有所適。家資不患寡,子孝孫賢更何求?”由是瓜分祖產,除親生子方廷珍占優外,余皆均等,才得以平息。


  不久,方十三自恃為方耀親生子,便在新寨東側興建婆祠(方氏家廟),準備專祀其生母余壽坤,但祠堂竣工后因兄弟勸阻,其母神主沒有入祠。因為方耀有一妻四妾,其妻早卒無子,一侍妾余壽坤生有一子即方十三,甚得方耀慣愛,但方耀在長期的軍旅生涯中先后收養了十多個兒子(多為其手下兵將),分嗣給各個侍妾為子。方廷珍青年時代曾蔭授清戶部主事(正六品),1894年曾赴北京任職數年,后回籍為鄉紳。其時,潮汕祠堂文化處于繁榮期,大宗小宗競建祠堂之風依舊。方廷珍為了表達孝思,便在新寨東卜地為自己的生母余氏建造居祀型專祠。據當地族老介紹,剛毅還為這座婆祠撰寫了一篇祠記。如果此事屬實,則這座婆祠也是一座生祠堂(因剛毅先于祠主余氏而逝),惜乎祠記失考。


  兄弟鬩墻:


  方氏婆祠只“居”而無祀


  婆祠作為方廷珍為生母而建的祠堂,從宗族祠堂的分類上講,當屬于方廷珍所在的房祠(家祠),而以“方氏家廟”題匾(家廟特指官宦人家的祠堂),則與老寨內的方氏的支祠(小宗祠)——方氏家廟(堂號“燕詒堂”,祀方耀之父。另洪陽老城內另有方氏全族的方氏宗祠“崇先堂”)祠匾“撞名”——祠匾同為“方氏家廟”。這座婆祠的匾額并沒有標示為方氏具體支系的房祠,與方氏的小宗祠(燕詒堂)名稱混同,指稱不明,遂引起方廷珍其他兄弟及燕詒堂方耀兄弟裔孫的異議。而此前方耀的兒子因分家一事,各房兄弟已存在的矛盾并沒有完全平息,如今婆祠方氏家廟專祀方廷珍生母,方耀其他三妾的嗣子也很關注這座家廟的風水問題,當時又仍處于宗法時代,方氏各個婆房也很重視自己母親“百年之后”的祠祭問題,而整座德安里中已難以再擇地建造祠堂。于是,方耀其他三個婆房力主這座婆祠用以合祀各房阿婆為宜。但方廷珍并不同意,又不想加深兄弟間的矛盾,遂在祠竣之后放棄晉主儀式,將生母余氏壽坤的神主奉祀于老寨里自己所得的一座“下山虎”宅第正廳中。這樣,這座擬建為居祀型建筑的婆祠(方氏家廟)就因兄弟鬩墻而只“居”而無祀——僅作民居使用,解放后被當地政府征用為糧所至今。


  洪陽方氏在方耀去世后至新中國成立前夕,仍為一方之豪強。相傳,作為鄉紳富豪的方廷珍之妻許瑞瓊是后來民國初期國民黨粵軍名將許崇智的姑母。據其族老介紹,方廷珍之母余壽坤去世時(1921年),許崇智特意送來花圈,時國民黨元老于右任也送來挽聯表示哀悼。這座婆祠(方氏家廟)的建造可以說處于整座德安里建設的尾聲,它落下這樣意外的尷尬結局,一方面印證了潮汕俗語“潮州無好兄弟山”的說法,這一俗語的孿生品即俗語“潮州無好娣姒緣”,兩者都是在諷刺舊時大家族里因為族產等利益沖突而導致兄弟(或妯娌)不和與糾紛,這也是《詩經·小雅·常棣》所載的“兄弟鬩于墻”,“鬩墻”即兄弟內訌。


  事與愿違:


  舊時代方耀家族發展史的一個縮影


  方氏整座德安里的建造過程中,一開始可謂勢不可擋、順風順水。民間傳說的借“清鄉”之名,以“飛糖敲鑼”、甚至驅趕洪陽駐馬橋村的農民以瘋狂掠奪土地達到營建德安里的做法,廣為人知。方耀父子先后建成包括老寨、中寨、新德安里及紹園:老寨建筑格局為“百鳥朝凰”,中寨和新德安里為“四馬拖車”,三寨相連,房屋773間,外置護寨河,總面積4萬多平方米,規制之巨大、族勢之熾盛,儼然為清代末期廣東鄉紳所無可比擬。但世易時移,方耀家族這個舊時代潮汕地區龐大的地方鄉紳集團,在民國末期已進入了自己輝煌歷史的尾聲,雖然今人對其褒貶不一,但留下德安里這座大型古建物質遺產,在潮汕地區乃至廣東省卻是罕見的大型府第式建筑組群,令人為之驚嘆!而婆祠(方氏家廟)的“尷尬結局”則是兄弟鬩墻所致,在“報本之禮,祠祭為大”的舊時代,建祠為報本收族,這座婆祠的建造卻事與愿違,在其族史上留下遺憾的一頁和敗筆。因此,從某個側面上講,這座婆祠的命運也可以看作是舊時代洪陽方耀家族發展史的一個縮影或寫照。


  如今,洪陽方氏婆祠(方氏家廟),滄桑的身姿掩隱于車水馬龍的鬧市中,不但沒有盡顯其廬山真面目,而且在整座德安里古建文化中越發被邊緣化,而成為這個建筑群落的“棄兒”。


  (編輯:陳悅申)


湟宫娱乐真钱博彩 鄂托克旗| 同德县| 乌什县| 奉新县| 台东市| 惠安县| 时尚| 鹤岗市| 白沙| 永胜县| 葫芦岛市| 合江县| 湘乡市| 南华县| 鄄城县| 桐柏县| 罗城| 上犹县| 清水县| 施秉县| 北流市| 和龙市| 繁峙县| 清苑县| 宁化县| 互助| 贵州省| 丹棱县| 辽中县| 静宁县| 图片| 扎囊县| 晋宁县| 通州市| 山阴县| 肥乡县| 招远市| 灵山县| 夏邑县| 互助| 余江县| 乌什县| 海林市| 历史| 汉源县| 疏勒县| 杭锦旗| 陵水| 舒兰市| 同德县| 永济市| 中牟县| 油尖旺区| 泗洪县| 江陵县| 江津市| 金山区| 江阴市| 普宁市| 钟山县| 崇左市| 甘泉县| 石台县| 兰考县| 泉州市| 方山县| 阿拉善盟| 湖北省| 香格里拉县| 永年县| 哈巴河县| 东莞市| 巫溪县| 北海市| 神池县| 梁河县| 梅河口市| 泌阳县| 隆化县| 桐庐县| 江门市| 桂平市| 彰化市| 关岭| 竹溪县| 枣庄市| 伊金霍洛旗| 白水县| 德兴市| 冷水江市| 古交市| 兴国县| 雷州市| 武隆县| 云和县| 仪征市| 会理县| 郓城县| 吉林省| 吴桥县| 抚顺市| 房产| 凤台县| 漯河市| 神木县| 甘孜县| 云龙县| 贵阳市| 涪陵区| 黄骅市| 鹤峰县| 藁城市| 林甸县| 昭觉县| 屯留县| 壤塘县| 桑日县| 象州县| 斗六市| 江北区| 公主岭市| 杭锦旗| 达孜县| 宁阳县| 曲沃县| 平定县| 三亚市| 永和县| 通海县| 曲松县| 永德县| 阳山县| 临沂市| 周宁县| 永宁县| 麻江县| 防城港市|